首页 财经内容详情
茅台“崩跌”,其它白酒怎么办?

茅台“崩跌”,其它白酒怎么办?

分类:财经

网址:

SEO查询: 爱站网 站长工具

点击直达
  作者 | Giota
  来源 | 知酒僧
  白酒的行情脱离不了经济环境,不论是酒商,还是消费者,在这种看不到尽头的至暗时刻,保持资金灵活至关重要,现金为王永不过时,关键时候能救命。

  茅台(600519.SH)在跌,持续跌,这是好事。只是基数太高,跌幅不显。不管是涨是跌,原因总是众说纷纭,讲来讲去也不过是给已经发生的事情找理由。

  归根结底,白酒的行情脱离不了经济环境,且白酒的反应要慢一拍。

  早该疲软的行情在不理性的市场强行续了几波命,终于渐显颓势,这两年坐看别的行业走下坡路的白酒也从滑梯的最高点往下滑,硬要问姿势好不好看,速度快不快,那就看兜深不深,动摩擦系数高不高了。

  当滔天巨浪袭来,没有一件比基尼可以不沾水,胸再大屁股再翘也不行。尤其是疫情汹涌,消费端已经没有余粮了。

  若你再回过头去看那些逆风涨价的酒企,会不会觉得很魔幻?以我粗浅的认知来看,盲目自信的酒厂会先把自己的经销商干残废。

  经销商相当于是个蓄水池,酒厂的酒像水一样淌到这个池子里,池子再打几个孔,把水往下游的消费者流去,但流量、流速是有限的,流量是数量,流速是价格。

  如果这两者任意一个超限,水池都会不堪重负,资金周转会异常困难,要么决堤,要么开闸泄洪。决堤是躺平认栽清盘离场,开闸泄洪是低价抛货回笼资金。

  据我所知,有些酒的价格已经不大撑得住了。

  他们唯一能干的事就是加足马力拉行业外的人进来接盘,可资金充裕的傻子终有穷尽时,等轮到他们俯冲了,大概又要骂骂咧咧怪时运不济。

  于消费者而言,事不关己,甚至希望这水涨得再猛些,这样看热闹的劲头才更足,手头稍微宽裕些的还能趁机捡点漏,往后十年都不用买酒了。闲时炸点花生米就酒,躺阳台晒着太阳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。

  短视的酒厂容易沉迷过去几年的高速增长,妄图一生上扬,但他们忘了过去成功的经验不可复制,而失败的经验却值得永远回味。

  不论是酒商,还是消费者,在这种看不到尽头的至暗时刻,保持资金灵活至关重要,现金为王永不过时,关键时候能救命。

  前些天有个对茶很有研究的酒友跟我提起过蓝七彩的价格,说陕西本地价格要比建议入手价便宜。这酒有三十年,也有二十年,前者供陕西省外市场,后者供陕西省内市场,走得是不同的价格体系,表格所列的是指三十年。

  我只去过一次陕西,对当地白酒行情了解有限,也欢迎全国各地的酒友多多爆料。

  比如摘要,我写的建议入手价是一瓶660块,正常来说找到合适的渠道是可以再低一点的,但有些地方可能660块也没那么容易买到。这两天听说广西那边有酒商单瓶摘要可以卖到610块,,

皇冠线上开户www.huangguan.us)是一个开放皇冠正网即时比分、皇冠线上开户的平台。皇冠线上开户平台(www.huangguan.us)提供最新皇冠登录,皇冠APP下载包含新皇冠体育代理、会员APP。

,北京的酒商也就600左右。

  我写了这些,酒厂看到了一定是不高兴的,酒商看到了也同样会不高兴,相当于给人家揭了短,但这是事实,是真实发生的事情。

  酒厂的口径是红线价不得低于多少钱,否则将对低价售卖的经销商予以重罚,可没有半点卵用,真按他们定的价格来卖,把经销商剁成肉酱做赠品也卖不动。

  厂家、商家和消费者之间的博弈贯穿始终,酒厂最希望的形态自然是售价高高益善,经销商花钱给他们打工,消费者把钱乖乖送给他们。可世上哪里会有这样的好事?

  不要去管酒厂虚张声势表现得有多强势,他们能影响的范围仅限于经销商,掌握主动权的是谁?钱在谁兜里,谁就有主动权。

  相信很多酒友也感受到了酒价在跌。经历之前的疯狂后,精品茅台已经离指导价越来越近了,其实不只是飞天、精品、年份这些高端酒在跌,茅系整体也在降温降价。

  曾经被炒到虚高的1935、王子、迎宾及其他茅股酒都在跌,这显然会撬动酱酒行情走低。一如“茅台一人得道,酱酒鸡犬升天”那般,只是这一次反着来。

  起码郎酒已经带头打样了。

  倒是之前走得稳健的浓香头部酒企,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可能会重整旧山河。当然了,我说了也不作数,静观其变就好。

  相对而言,经典五粮液算是口感、品质和价格结合比较好的了,比起一些强行拉高档次搞噱头的酒来说是股清流。

  可惜对普通消费者来说价格还是太高了,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成长为及格的单品,而且产能有限,看起来只适合在小范围内传播和流通。

 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待到暖春,冰自然也会一点一点化。

  如果纯粹自己喝,也可以考虑一些酒商套费用的撕码酒、撕盖酒,前提是对酒商足够信任。像撕码的酒鬼酒紫坛,划下来不到300一瓶,酒是正装标品,唯一的缺陷是撕码撕盖导致盒子外观不完整。

  品鉴酒就更便宜了,规格、酒质与正装差不多,多了些“品鉴”字样,作为自喝口粮还是颇具性价比的。

  严格来说这些都是酒厂不允许暗箱操作的违规行为,实际上已经成了基操常态。

  非大流通品的价格比较稳定,小众需求,很难受行情波动而发生较大升降。

  水井坊推出了新款元、明、清,比起老款,明和清的颜值像是整容脸崩盘了。元的审美倒是在线,但除了水井坊经销商留着摆柜,似乎别无他用,寻常消费者谁会花五六万买这一斤酒?

  董酒新增了款1977,在近些年的新酒和次新酒里,这是为数不多让人觉得董酒品质、风格不那么滑坡的酒,老董我喝得不多,这款酒算是基因里刻着些许老董遗风。

  非大流通品的酒大多价格不菲,品质自然也是上上之选,纯粹是为了满足经济实力不俗的酒友的口腹之欲。

  我一直诟病酒企鼓吹消费升级,这帮人都让那些坑蒙拐骗的咨询公司给忽悠瘸了,消费究竟有没有升级先搁置争议暂且不谈,他们对消费升级的理解也太过于屁股坐在斜坡上了。

  真正的“升级”应该是对高品质的追求,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而不是让你把同样品质甚至是降质的酒疯狂提价。这能叫消费升级?

  任何人罔顾事实做决策,都必然要为此付出代价。
  有时候也不想多聊酒的事,话说多了难免会动了他人的奶酪和利益,断人财路如要人性命。   况且要想改变大多数消费者买涨不买跌的观念,近似天方夜谭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固执和偏见,闷头沉睡不愿醒。巧的是,后者的观念往往是前者利益的来源。

发布评论